mandarin乐队(mandarin乐队成员)

科灵网 9 0

“目前为止,《火车站》是最像我自己的一部作品,因为我把30岁之前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放里面了。”31岁的黎星说。

继《大饭店》后,黎星又以导演身份交出了舞蹈剧场《火车站》。12月23日-25日,这部由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联合委约、黎星工作室出品、HelloDance吾街舞联合出品的新作,将在上海拉开三日的奇幻之旅。

mandarin乐队(mandarin乐队成员)-第1张图片-科灵网

黎星

车站里,成千上万的人在说话,形形色色的人步履不停,填补着每一个空荡荡的座位;候车厅里,收藏着旅人对飞行的恐惧、陌生人不曾言说的别愁、异乡人逃离的诱惑;月台上,一声声长鸣、一节节车厢,用永不止歇的速度和力量带走人生的四季。

《火车站》是一幅世间缩影,也是一次群像的刻画,有乐天派的梦想家,有方向笃定的奋斗者,有外表光鲜的漂泊客……七个角色映射七种人生际遇,而剧中的小站长,正是黎星的化身。

黎星出生于湖南郴州,火车是他很长一段时间里必备的出行工具,承载了很多童年的记忆。

从郴州到北京的那趟绿皮火车,是他最常坐的,它会经过很多省会站台,每个站台都会卖当地特色小吃,火车上还会卖香喷喷的米饭,有着浓烈的人间烟火味。坐火车时,他喜欢靠窗的座位,因为可以不停地看风景、做白日梦,每一次的白日梦都是一次放松和休息。

火车就像时空隧道,常常将com黎星拉回到最简单、最直接、最干净的童年时期,在背包里装满勇气,收获重新出发的能量,“也许你正在人生中的至暗时刻或低谷,站牌上那个出发的方向,会指引你往前走。这就是《火车站》想说的那句话:无畏的人随遇而安,所到之处皆是故乡。”

mandarin乐队(mandarin乐队成员)-第2张图片-科灵网mandarin乐队(mandarin乐队成员)-第3张图片-科灵网

在这部全新的舞蹈剧场里,黎星再次突破舞蹈边界,引入了街舞——来自HelloDance吾街舞的黄潇、马晓龙、昂昂,不仅是重要的编舞力量,还担纲了主演。熟悉《这!就是街舞》《舞蹈风暴》的人对三人不会陌生,在这些热门综艺里,你常能看到三人飒爽的舞姿。

在《舞蹈风暴》与之结缘后,黎星发现,街舞舞者非常真实,而做艺术最珍贵的地方正是真实。在他看来,街舞舞者身上还有一种独特的能量,把他们放到舞蹈剧场后,他就像拿了一把放大镜,让观众更直接地看到街舞的生命力。在这里,街舞不再只是动作元素的堆积,而是开始产生戏剧性和戏剧逻辑。

“大家会觉得中国舞、现代舞、街舞都是肢体语言,但当真正把不同专业放在一起,你会发现是完全不同的方向。”比如音乐的处理,在现代舞或舞蹈剧场里,他会让舞者的肢体放空,让音乐留白来产生空间感,而街舞会把每个音的最后一拍都占满,产生出来的空间能量截然不同。

第一次和街舞舞者合作,黎星把以往的经验都放下了,习惯去听他们说了什么,“正因为放下了很多东西,我发现他们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,稍微整理一下就是非常有意思的亮点。”黎星喜欢玩,也喜欢冒险,去触碰一些没太触碰到的领域,而这次合作让他过足了冒险的瘾。

mandarin乐队(mandarin乐队成员)-第4张图片-科灵网mandarin乐队(mandarin乐队成员)-第5张图片-科灵网

在《乐队的夏天》第二季,mandarin乐队以黑马之姿闯进大众视野,吉他手肖骏、鼓手安雨人气甚旺,吸引了众多目光。在《火车站》里,两位年轻的音乐人摇身一变,成了作曲。

“我想的是好玩,就像我以往的每一部作品,合作者都是一些新的面孔。未知的东西总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吸引我。”黎星形容,乐队“玩”音乐的状态遇到街舞对节奏的严苛要求,就像诗人碰到了数学家,会产生有趣的对话,“很多音乐都是他们用现场演奏的方式来完成,拍子不一定很稳,但是生命力很强。”

这部滚烫的新作还集结了很多业内大咖:舞美设计刘科栋曾经参与舞剧《醒狮》;灯光设计任冬生创作过舞剧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《只此青绿》;服装设计师李昆的代表作有舞剧《红楼梦》;造型设计贾雷的代表作则有舞剧《沙湾往事》。

“当下的我们都需要出发的勇气,火车站就是一个出发的点,目的地可以是远方,也可以是回家,只要确定好自己想要去的方向。”对黎星来说,火车站是能鼓励所有人的一个场所,“观众来到《火车站》,看到旅客们经历了一切之后,还愿意提起象征着梦想的行李箱再出发,我们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《火车站》里有鼓励,也有治愈。黎星把它当成送给30岁之前的自己的一份礼物,也希望把它献给在生活中迷失方向、却依然重拾勇气出发的人们。

标签: com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